辛弃疾凄惨的晚年生活

1181年,朝廷心情不好,便让辛弃疾革职回家,难得浮生半日闲,这一闲便是十年。全家老少欢天喜地回到了带湖新居,这个田园味十足的地方,也是辛弃疾华丽转身,成就"稼轩居士"的地方。

在这里,他与松竹为友,与花鸟为伴,并且有了大把大把的时间陪伴孩子和家人,也算是"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"吧。

辛爸爸和孩子们一起嬉戏玩耍做游戏,一起动手建造装饰属于自己的家园。新居建成时,孩子们兴奋不已,辛爸爸也心潮澎湃,挥笔留念:

稼轩日向儿童说,带湖买得新风月。

头白早归来,种花花已开。

功名浑是错,更莫思量着。

见说小楼东,好山千万重。

世界以痛吻我,我要报之以歌。他开始经营自己的住所和家园,开地种田,捕鱼栽树,也时常和好友饮酒作诗。

辛弃疾总能让自己快乐,无论在带湖新居还是在后来搬去的瓢泉住所,他总会被农村生机勃勃、朴实无华的旖旎风光所感染和吸引,创造了一篇篇精彩之作,刮起了阵阵稼轩台风,这一刮,粉丝可是千年一长河呀!

1 2 下一页